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出版经纪人苏琦

悦读、平论、元创……

 
 
 

日志

 
 
关于我

苏琦,80后,生于安徽青阳,编辑、出版经纪人。现居北京。 我的联系方式如下: QQ:435406532 Email:suqi212@126.com

网易考拉推荐

“左派”、“右派”概念之流变  

2010-04-07 14:19: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文章,请多指正!)

不少人对“左派”“右派”概念感到不明就里,因为这两个来源于法国大革命中的概念,没有明显的所指,如果不能对其本质进行认识便不能帮助我们理解现实,而且这两大概念被使用度都很高,成了知识分子们时常挂在口头的词汇,有必要对它们加以认识,进而明确如何使用。

1789年,法国资产阶级大革命爆发后,在一次制宪议会上,第一等级教士和第二等级贵族议员恰巧坐在右边,处于第三等级的资产阶级、城市平民、工人和广大农民议员恰巧坐在左边,因双方有难于妥协的利益冲突,势必要较量一番。这是“左派”与“右派”两大概念的由来。后来,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创立科学社会主义理论时扩展了这一概念,此时的历史语境与法国大革命时迥异,资产阶级已登上历史舞台,成为统治阶级,“左派”的含义是指无产阶级革命派,而“右派”是指资产阶级反动派。

而当前的西方和中国所使用的这两大概念时其所指的含义又因时代的变化在不断嬗变,其具体所指变得复杂而微妙,更容易让读者混淆、头疼。

具体而言,因西方是资本主义制度,不承认会实现社会主义,因此在西方真正的“左派”被称为乌托邦或空想社会主义,因此西方实质上的“左派”是罕见的,或许从一个派别上来说,是不存在的。但在极力维持资本主义制度的“右派”内部因为存在路线之争,便产生了改革派与维持派(也称保守派):前者欲更多反映中、下阶层的利益,想学习社会主义,去掉一些资本主义的弊端,进行一些改良,称为资产阶级“左翼”或“左派”;后者依然坚持代表上层阶级的利益,主张维护传统的资本主义自由经济,反对对资本主义进行改良,称为“右翼”或“右派”。这是资本主义社会修正后的“左右派”,而且在西方,“左右派”也不常被使用,如美国的民主党属左翼,但通常称之为自由派,而美国的右翼共和党则被称为保守派。

由上我们似能归纳出“左右派”最基本的特征,即其代表的利益群体是谁。比如,在一个社会或国家,我们可以将其公民简化(只能用于理论分析,事实上要复杂得多)分为富贫两阶层,则通常“右派”代表的是富裕阶层利益,而“左派”代表的是贫穷阶层的利益。一般地富裕阶层总想维护他们的利益,而贫穷阶层更多希望改变现状,使生活更好过一些。

“左右派”概念在中国,也许可以分为四类:极端的“左派”,极端的“右派”,“右倾”的“左派”和“左倾”的“右派”。

极端的左派,大家不是很陌生,父辈和祖父辈对此还记忆犹新。他们的特征是坚持社会主义,代表最底层的农民、工人的利益,而极端地仇视富裕阶层的利益,思想特征是均贫富、理想主义,不重视促使资本主义成功的要素,并企图超越资本主义,行为特征是集体主义,对共产主义的信仰并进而生发对最高领导者的崇拜之风,而最高领导者也强烈渴望利用崇拜之风来推行他和他的人民信仰的社会主义,并急功近利地盼望共产主义的到来。这一派在中国业已宣告了失败。

极端的右派,与极端的左派相对,信仰西方的资产阶级思想,因为种种原因对社会主义不抱幻想。由于这一派与当下的政治体制相左,所以他们之间有直接的冲突。

右倾的左派,引入西方的资产阶级的市场等等先进要素,而又坚持社会主义的发展方向。这涵盖了当前的当权派。

左倾的右派,信仰资产阶级,但对社会主义保持着观望,并对市场化、自由化改革持欢迎态度。

1978年改革以来,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主义之争”变得淡薄了,这一方面是中国的社会制度已经走向一种“稳定”,另一方面,资本主义要素的引入使得国内经济蓬勃发展而模糊了“主义之争”。这显然是好事。胡适当年倡导的“少谈些主义,多研究些问题”是颇为深刻的。应该具体而微,而非大是大非,拿老百姓当小白鼠。

目前,“主义之争”的痕迹犹重,使得“左右派”概念最重要的特征——利益群体的代言者变得模糊。这使得目前“左右派”概念在中国的语境中其实是非常“空虚”的,因为你是何类群体之代表变得模糊不清。比如“右倾”的“左派”里面可以划分为代表富裕阶层和贫困阶层的两个群体,而“左倾”的“右派”也可以划分为代表富裕阶层和贫困阶层的两个群体。

目前对“主义之争”显得漠不关心大有人在,这主要是因为当今中国的体制已是一种进化了的“社会主义”了,它不再是1950年代至1970年代中期的社会主义。通过市场化改革、外资的引入、民营经济的发展以及全球化,使得中国成为了凯恩斯主义者理想中的资本主义国际模型。吴敬琏则更深刻地称中国为权贵资本主义国家。中国如今跟美国等主要西方国家在市场状况上并没有本质上的差异,只有程度和个体性上的差异。这也许就是中国如今的现实。因此,上述提到的“主义之争”的确显得有些吹毛求疵,是该搁浅的时候了。

那么,真正被我们广泛使用的“左右派”概念就需要“进化”,甚或取消和抵制这种使用。因为“左右派”的最基本含义是公民的利益划分,其是那个阶层及其代表或发言人。现在我们使用“左右派”概念或许只有一种可能,如果我们非要用的话,即仅仅针对“主义之争”,赞成社会主义者可自诩为“左派”,如果他自由市场采取审慎拥抱的态度,他进而可以自称为“右倾”的“左派”,赞成资本主义者可自诩为“右派”,如果他对社会主义采取审慎拥抱的态度,他进而可以自称“左倾”的“右派”。这在上面已经谈过,这样的自我定位没有很大的价值。

历史在前进,时代在变迁,语境的变化是其客观反映,重新使用另一套语系并纠正当前的语系显得客观又必要。

按照“左派”和“右派”概念的基本含义,我们似应该重新面向中国各社会阶层划分利益阶层。中国的富裕阶层(上层)包括绝大多数政府公务员、部分事业单位高管或职员、国有企业高管或一部分职员、富商(前所述的群体为其保护伞或裙带关系)及一般投机富商、职业经理人或高级白领,中国的贫穷阶层(中下阶层)包括农民、城市一般技术性工人、城市贫民(外来务工者、下岗者、小商贩)以及一般白领。此时已无法使用“左右”区别,这种情况类似当下的美国。我觉得可完全借鉴美国来判定中国当下的政治派别。那些觉得应该改革目前这种资产机构状况,来使未来财富分配倾向贫穷阶层的人士应划分为改革派及其支持者,而那些希图维持目前既定状态,在未来也不希望改变,甚至阻挠改革派改革的人士应划分为维持派或保守派及其支持者。

总之,在具体的历史环境下(也即语境),应该寻找最合适的表现时代特征的词汇或概念,针对“左右派”的概念来说,在当下中国势必要做具体的调整,使得概念的使用更有力量,更为精准。这应该是一种认真分析问题乃至解决问题的方法。 

 

                                                  2010年4月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